程序正义视阈下公司决议规则优化之路径

公司决议是意思形成的结果,这决定了决议须通过程序正义理论而非法律行为理论予以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对公司决议之定性与程序正义原则相扞格,与商法的理论相冲突,该缺漏有待在以后的公司立法中予以补正。公司决议程序的正义是公司决议正义性和拘束力的重要保障,为此,程序或者内容存在瑕疵的股东大会决议应该当然无效。各国立法从程序、内容和决议规则3个方面对决议的法律后果分别予以规定,这也为我国公司法所借鉴,但我国相关决议规则之规定十分粗疏,亟待优化。公司决议多数决规则在发挥其功能的同时,也会受各种利益集团的影响以及成为控制股东滥用其控制地位获取控制利益的手段。为了矫正此种异化,我国立法有必要对控制股东课以信义义务。我国公司法应以保护公司和股东整体利益为宗旨,强化程序正义的价值目标,重点关注公司决议表决程序中程序性权利的保障,明确多数决规则的范围和例外,健全表决机制,以保障决议的实质正义。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4BFX120); 中央高校基金创新团队项目(CST17001);

程序正义; 公司决议; 多数决规则; 控制权股东; 信义义务;

10.16390/j.cnki.issn1672-0393.2019.01.012

D922.291.91

法商研究

Studies in Law and Business

2019年01期

ISSN:1672-0393

中文核心期刊

471118-12912175K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