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作为证明方法的“印证”辩护

我国理论界围绕印证证明模式展开了诸多讨论,但对于印证的内涵、理论基础、必要性、前提条件等问题,还存在诸多模糊和误解之处。有鉴于此,应对印证概念作进一步具体化的界定:其内涵大于"一致性"但小于"蕴含",相当于"相互符合"。印证作为一种证明方法,其理论基础是证据整体主义和作为"真"之标准的融贯论,而不是作为"真"之定义的符合论。鉴于人类的认知限度,印证是我们评价证据的必要手段,这一点也得到了心理学实证研究的支持。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印证方法具有生物学和心理学意义上的必然性。印证方法的有效应用,取决于其前提条件是否得到满足,而很多所谓印证规则的负面效应,恰恰是由于没有满足适用印证方法的前提条件所致,而不是印证方法本身所致。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专项项目“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治国理政的法治思想研究”(16ZZD052); 教育部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以中国实践为基础的法律体系理论研究”(17JJD820003)的阶段性成果;

印证; 证明方法; 整体主义; 真; 融贯论;

D925.2

法学研究

Chinese Journal of Law

2018年06期

ISSN:1002-896X

中文核心期刊

16521-3616180K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