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分编(草案)》(二审稿)第331条第2款关于债权人代位权和撤销权同时行使的规定具有独创性,但其合理性存疑。本文认为,债权人代位权与撤销权制度功能上的差异是同时行使的理论障碍。二者同时行使导致制度功能、适用对象、行使范围的混淆,代位权和撤销权的构成要件并不相同,也难以同时行使。虽然两种保全措施的行使效力存在差异,但这并非撤销权的制度缺陷,而是该制度的内在要求,不宜通过同时行使规则而予以改变。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人格权立法研究”(项目批准号:18ZDA143)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代位权; 撤销权; 同时行使; 民法典;

10.13415/j.cnki.fxpl.2019.02.001

D923.1

法学评论

Law Review

2019年02期

ISSN:1004-1303

中文核心期刊

9641-88140K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