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事流质的制度困境与“入典”选择

许可商事流质是商事主体营业自由、商事交易便捷原则的重要表现。我国现行立法采绝对禁止流质主义,在民商合一立法体例下,效力延及商法领域则显得过于严苛。禁止商事流质无法遏制实践中的法律规避行为,商事主体会藉由"合法"路径谋求制度空间,而商事流质合法化则可包容金融惯例、指导金融创新。此外,商事流质既有传统法经济学上的效率和成本优势,也具备信息经济学中的理性基础,因此亟待立法机关考量这些合理的行为需求并为其铺设法治轨道。遵循商法规范与民法规范有序共存、商事担保物权加入民商事基本法"以退为主、以进为辅"的规律,民法典编纂中商事流质的规范选择可借鉴商事留置的立法技术。

2017年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民法总则制定后我国商法一般条款的立法完善研究”(项目批准号:17AFX02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民法典; 担保物权; 商事流质; 民商合一; 法经济学;

D923.99

法学

Law Science

2019年04期

ISSN:1000-4238

中文核心期刊

229134-145121012K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