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胁迫并非为了维护意思自治,而是源自公权力对私人自我执行的反感与打击,这是区分合法威胁与违法胁迫的关键。与刑法针对胁迫行为的类型化和直接定罪不同,民法对胁迫行为的类型化不够科学,亦未针对胁迫行为本身加以制裁,颇值改进。民法的胁迫制度需要超越《民通意见》第69条而设定更科学的类型化标准:胁迫不仅会引发法律行为(合同)的无效,本身更会诱发法律所设定的公法或私法责任;胁迫责任的认定和本质,乃是胁迫人违反了社会契约,即违法地谋取本该让渡给公权力之执行权限。

2016年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有限理性视角下的民法规则研究”(项目编号:16FXC003)的阶段性成果;

胁迫; 违法性; 博弈论; 类型化; 自我执行;

D923

中外法学

Peking University Law Journal

2018年03期

ISSN:1002-4875

中文核心期刊

373632-65019339K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