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用定稿)网络首发时间:2019-12-24 15:57:32

“五江一河”的洪水特征及其对跨流域调水量的制约——三评“红旗河工程”构想

在上文阐明“五江一河”径流量的年际变化及各节点具体径流量要比“红旗河工程”构想少得多的基础上,本文依据前人资料和成果,进一步阐述这些河流的径流量,在年内分配的不均匀性与洪水特征,及其对跨流域调水量的制约作用。研究表明:“五江一河”在11月到翌年4月,径流量只占全年总径流量的12.09%~21.84%,月均只有2.01%~3.64%,为冬、春季枯水期。其径流量只比拟调水比例20%或21%的月均值1.67%或1.75%略多。如此之少的水量,只能维系流域内的生态、生产及生活用水,而不能跨流域调水。何况“红旗河”中、下游在冬季结冰期也难以进行调水。每年6月份到9月份的4个月,“五江一河”径流量占全年径流量的53.3%~88.3%,甚至8月份的月径流量可达全年总径流量的17.8%~29.6%,属于汛期。根据径流量的实际数据,一年当中可供调水时间段只有丰水与平水期的6个月或汛期的3~4个月,要比“红旗河工程”构想的全年调水的时间大大缩短。在可资跨流域调水的每年5—10月份的时间窗口中,如果按原构想的月均调水流量占年径流量的比例1.67%(按20%计)或1.75%(按21%计)进行调水,则“五江一河”的年调水总量仅为153.25×10~8 m~3(按20%计)或161.50×10~8 m~3(按21%计)。仅为原构想调水量600亿m~3的1/4,充其量不足27%。在丰水与平水期的6个月中实现年径流量20%或21%的年调水比例,就意味将月调水比例从占年径流量的1.67%或1.75%增加为3.33%或3.50%。这样,“五江一河”的年调水总量可达到306.50×10~8 m~3或323.00×10~8 m~3。此调水方案,导致调水河道截面积或工程规模增加一倍,但调水量也只有原构想的大约一半或至多54%。如果将调水目标强行设定为600亿m~3,那么“五江一河”的调水比例将提高到占年径流量的27.1%(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开展前),或除金沙江和雅砻江之外的其它调水河流的39.0%(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完成后),“红旗河”的建设规模势必大大增加,这也意味着工程难度大大增加,意味着工程建设与运行成本大大增加,意味着洪水、地震与地质灾害的危险性大大增加。“五江一河”实际可调水量比“红旗河”构想严重减少,使人不禁会对“红旗河”工程立论的科学基础和科学依据提出质疑。

红旗河; 五江一河; 年内径流量; 洪水; 可调水量;

P333

中国知网独家网络首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

地球学报

Acta Geoscientica Sinica

ISSN:1006-3021

中文核心期刊

3915704K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