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九成与朱熹慎独工夫的路径及分歧

慎独作为儒家重要的修养工夫,宋代理学和心学对其各有阐发。朱熹将《中庸》中的慎独和戒惧解读为两种工夫,慎独是已发之后为善去恶的工夫,戒惧是心存敬畏、主敬存养的工夫;张九成认为慎独与戒惧相同,都是对天理本心的体认,是一种直取本体的工夫路径。二人慎独思想存在差异的根本原因,是理学和心学对本体理解不同。朱熹之"性即理",是寂然不动的形而上本体;张九成之"心即理",是贯穿形上形下、已发未发的本体。因而朱熹的工夫论中必须要有心的思维作用,为学与主敬并重;张九成的工夫论中心即本体即工夫,以心识心。朱熹与张九成慎独思想的差异,正是心学与理学工夫论的根本分歧。

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张九成心学思想研究”(14ZXC023); 中国政法大学青年教师学术创新团队(16CXTD03);

慎独; 戒慎恐惧; 工夫论; 心;

B244

中州学刊

Academic Journal of Zhongzhou

2018年08期

ISSN:1003-0751

中文核心期刊

7107-1126129K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