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醜·鬼王與神堂——論《慶豐年五鬼鬧鍾馗》的造神過程

《慶豐年五鬼鬧鍾馗》是有記載最早的"五鬼鬧判"戲,然而"五鬼鬧鍾馗"式的故事,至少在明萬曆三十年(1602)前,已在民間廣泛流傳。約寫於明隆慶二年(1568)至萬曆三十年(1602)間的《金瓶梅詞話》六十五回,李瓶兒死後,演出百戲便包括"五鬼鬧判"。《慶豐年五鬼鬧鍾馗》一劇,與此前鍾馗文本不同處,在於鍾馗在劇中需要對付衆多鬼魅,並具備完整的由人到鬼至成神的造神過程。鍾馗在劇中,並非具備神通或有神助,卻能成神,强調的是其人格美。本文的重點,在探討鍾馗作爲醜神的"陽醜":外貌醜與人格美的不協調(incongruity)。鍾馗成爲鬼王,必須降伏有如寓言人物(allegorical figure)的鬼魅。查劇中出現的大小耗鬼和五鬼,乃首次出現於鍾馗故事中。本文追查所提及鬼類的由來,以見鍾馗降伏大小耗鬼和五鬼,與登上鬼王位置的重要性。此外,神堂的獲得乃鍾馗成神的關鍵。《慶豐年五鬼鬧鍾馗》封鍾馗前文本作出"創造性背叛"(creative treason),一反鍾馗爲唐明皇"服務"——驅鬼的"傳統",改爲替殿頭官驅鬼,以强化士人懷才不遇及官員奸貪的主題。本文通過對鬼(大小耗鬼、五鬼)、神(鍾馗和五道將軍)元素的探討,展示明代首次出現完整的成神過程的鍾馗文本,女口何達至成熟的階段,並對後世鍾馗作品産生重要影響。

五鬼鬧鍾馗; 造神; 陽醜; 人格美; 不協調; 創造性; 背叛;

I207.3

52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