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观范式视角下的企业及其竞争力

只要走出经济学的抽象假设王国,面对现实世界,经济学就不得不承认,人和企业的行为并非唯一地受经济理性(经济利益最大化)所驱动,还有价值倾向、文化习俗、制度制约等,都对个人和企业的行为产生不可忽视的重要影响。不同的个人和企业有可能选择不同的行为目标,或对不同目标确定不同的优先顺序;其决策行为既有理性自主,又有适应顺从,而且各自的心理偏好也不尽相同。关于企业同质的假定是一个在逻辑链上存在诸多间断点的经济学体系基石。粗略划分,现实中的企业至少可以有这样四种基本类型:自利企业、兼利企业、社会企业和极致企业。国有企业是一个特殊的企业域观群类,即企业大家庭中有别于其他企业的一个特殊"域类"。在国有企业改革和演化过程中,行为目标的确立是一个核心问题。市场竞争过程并非如微观范式承诺所想象的那种同质企业的自由竞争状态,而是异质企业的有效竞争状态。不同域类的企业群体,并非主观设想的制度安排结果,而是在现代企业制度环境中自然演化形成的企业生态结构,企业世界的域观现实本身就是市场竞争的结果。自利企业、兼利企业、社会企业和极致企业,在统一的市场竞争中都会有自己的生存发展空间。传统经济学的微观范式所承诺的"自利同质企业自由竞争"的世界已经演变为域观范式所承诺的"多域异质企业有效竞争"的新世界。

域观范式; 企业类型; 国有企业; 竞争力;

10.16528/j.cnki.22-1054/f.201909001

F271;F276.1

经济纵横

Economic Review Journal

2019年09期

ISSN:1007-7685

中文核心期刊

1101-9975064K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