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性理性思维与现代主流经济学的困境——唯理主义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悖论基础

西方社会有两种理性主义传统:(1)否定性理性,它逐渐转化为演化理性主义;(2)肯定性理性,它逐渐衍生出了建构理性主义。但是,肯定性理性思维不断膨胀而成为西方文化的基本特质,现代主流经济学就根基于肯定性理性主义思维之中。肯定性理性有两大内涵:(1)对人类理性的肯定;(2)对社会现实的肯定。相应地,现代主流经济学就内含了唯理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之间的紧张关系,进而产生了理论思维和政策主张之间的逻辑悖论。其实,人类理性本质上是否定性的,体现为对现实存在的观察以及发现现实问题的能力;但是肯定性理性将思维和实在统一起来,从而体现了人类思维的异化。

广东省创新团队项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基础与政策体系”(2016WCXTD001);

肯定性理性; 否定性理性; 建构理性; 演化理性; 社会达尔文主义;

10.16538/j.cnki.jsufe.2019.03.007

F014

7391-106161225K
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